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 正文

政府企业合力“抢救”制造业春天 内资外资共患难

丹迪新闻网 时间:2020年03月17日 18:51
政府企业合力“抢救”制造业春天 内资外资共患难

  原标题:政府企业合力“抢救”制造业春天

  本报记者 索寒雪 北京报道

  在全国逐步复工复产之时,在浙江、江苏的制造业重镇,当地政府纷纷给企业注射“强心剂”,推出优惠的财税政策,力保企业顺利开工,渡过难关。

  当日本佳能公司派出大量工程师前往武汉协和医院、武汉同济医院、武汉第四医院、武汉第五医院等调配CT机的时候,远在江苏等地的数万名工厂员工正在等待政府的开工许可。

  对佳能公司利好的是,此时苏州已经出台了《关于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 支持中小企业共渡难关的十条政策》,对不裁员和少裁员的企业都有相应的税费优惠。

  不仅仅是外资企业面临着这样的问题,内资工厂由于更多为劳动密集型企业,其焦虑更胜一筹。

  陈华坐在上海的别墅里,他的工厂在嘉兴和义乌,从1月10日近千名工人陆续放假开始,工厂停工已1个多月,从欧美到日韩的订单,没有生产过一件,春节前储备的大量原材料还静静地“躺”在库房里。

  在去年,陈华的企业生产的一种家居用品的产量和出口量都在国内名列前茅。由于现金流充裕,信用良好,上海的银行经常追着他,打电话主动要给他放贷。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企业的第一季度几乎进入“停滞”状态。

  为了平复焦虑,陈华经常一个人在书房里练习书法——“马到成功”,同济大学研究生毕业近20年,他还是第一次有时间重拾笔墨。

  不过好消息很快传来。把厂房租给陈华的国有企业,决定给他减免一个月的房租。

  其实,市场还没有那么灰暗。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人民银行和银保监会已经制定好相关的财税和小微企业融资政策。

  最积极的等待

  这几天陈华接到了三个电话,每一个都让他感到焦虑。

  一个是日本客户打来的,询问订单是否会延期,陈华讲解了当前的疫情,日本客户表示理解。由于中国距离欧美比较远,因此欧美客户反应时间比较长,还没有人询问订单的事情。

  另一个电话,是通知他原计划上海的两个重要贸易展会将取消和延期,展会是外贸企业重要的展示窗口。“现在即便开了展会,外商也不会来中国。”陈华已经预料到。

  第三个电话,是来自嘉兴的厂长的致电,工厂一个工人都没有,接到镇上的通知,最早在2月10日后才能复工。但是在复工前,从外地来的每个工人需要隔离14天,如果这样周折的话,工人从中西部来浙江的意愿并不大。

  这三个问题,没有一个能让陈华短时间找到答案。

  2月3日,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表示,受春节因素影响,一季度中国外贸进出口历来是单月波动比较大的,外贸企业大都是在正月十五以后开工出货。

  “从商务部目前了解的情况看,很多外贸企业正在迅速恢复产能,各部门、各地方也在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的同时,精准施策,帮助企业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为企业减负助力。”王炳南表示。

  2月10日一过,在本地的工厂员工有部分人前来报道,厂长开始积极准备,但是究竟能否开工,这是一个疑问,还需要等待来更多的工人。

  身在美国洛杉矶的娄经理提前联系了远在中国浙江工厂的厂长,并通过厂长和镇政府联系。“我们公司因为春节前备足了原材料,一旦宣布可以开工,马上可以行动起来。”

  由于娄经理所在企业生产的产品有一定的特殊性,需要出口,工厂向政府提交了提前开工的报告,也已经获得批准,但是镇政府告知工厂:“只有我们一家在提前生产。”

  经过短暂的思考定夺,娄经理最终决定暂缓开工日期,等到2月10日和其他工厂一起开工。但是2月10日一到,能来复工的工人却非常少。“再等等。”娄经理表示。

  不缺工资缺工人

  在中国传统制造业中,一年的利润,是按照工厂人头计算的。在同一行业的工厂中,知道工厂有多少人,就会算出这家工厂一年的利润。

  2月10日,是中国传统节日——春节假期宣告一个段落的时间点。这一天是正月十五之后的第一个星期一。

  按照习惯,很多假期回家的人,需要背上行囊出门上班了。

  陈华手下的厂长给多名工人打了电话,能来复工的前景并不乐观。

  “2月到3月,这些工人都不一定能来上班。”陈华脑海中有一条工人返工的线路图。

  对于上海总部的管理人员,即便没有业务,但是也不能降薪。“我通知大家,早回上海,早隔离,满14天后,来总部上班。”

  其次,厂长和工人联系。“但是在浙江的工厂,进小区、进城、进村都管控严格。工人来了进不去工厂。”

  厂长形容当前的形势,出城没有身份证或者房产证,就没法回城。“这种情况下,工人根本来不了,来了也没有办法进厂。”

  此外,按照当地要求,人员到达本地需要隔离14天。

  “安排大批人员隔离14天的成本非常高,无法想象。”陈华不做此规划。

  由于工厂工人都是计件工,收入与工作量挂钩。“工人也不愿意无事可做,不赚钱在工厂被隔离。”陈华表示,一旦过了3月、4月,疫情缓解很多的时候,“小半年又过去了,工人的心理就是不愿意出家门,可能在中西部省会城市,找点临时的工作了”。

  对于陈华的损失,不仅仅是房租。他担心,春节的断档,很有可能对全年产生影响。

  但陈华还是获得了一个好消息,把厂房租给他的国有企业,已经决定给他减免一个月房租。

  此外与2019年相比,目前汇率一直稳定。“对我们这样的外贸企业也是一个利好。”陈华表示。

  内资外资共患难

  佳能(中国)CEO小泽秀树在中国生活了21年,也经历过2003年的非典,这个春节他不断在朋友圈里为佳能赴武汉一线的工程师点赞并转发武汉的情况。

  武汉曾经是日本企业佳能医疗部门部署的重点区域。武汉协和医院、同济医院、武汉第四医院、武汉第五医院等都有装机。1月30日,佳能紧急向武汉同济医院捐赠了一台CT设备,大量的工程师赶往武汉一线调试各种设备。

  与此同时,佳能得到另一个消息,其设在苏州等地的工厂,“正在等待中国政府的政策要求,才能复工”。远在日本的佳能总部给予《中国经营报》记者的答复中称,他们也在密切关注着各地政府的政策,期待早日复工。

  另一家美国粮食业巨头嘉吉由于所处于特殊行业,需要保障各地粮食供应,嘉吉人士向记者表示,已有二十几家工厂复工。

  “滁州政府指定嘉吉是民生保障企业。”该人士表示,“但是在武汉的工厂还无法复工,也没有人感染新冠肺炎。”

  随着所有行业稳步复工,一些地方政府开始出台针对企业的优惠政策。

  在美国的娄经理已经收到了来自德清当地政府的政策意见。

  记者在德清发布的《应对疫情支持企业平稳发展的政策意见》中看到,可以给予受疫情影响严重企业1.5%的综合费率补贴。对于生产防疫物资企业,再按照贷款利率的50%进行贴息。

  此外,还有缓缴社保费用的措施,缓缴的期限长达6个月。甚至还包括,部分企业所得税可以在税前扣除。

  苏州在2月2日出台《关于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 支持中小企业共渡难关的十条政策》,其中包括对不裁员或少裁员的参保企业,可返还其上年度实际缴纳失业保险费的50%;对面临暂时性生产经营困难且恢复有望、坚持不裁员或少裁员的参保企业,返还标准可按6个月的当地月人均失业保险金和参保职工人数确定。

  佳能方面给记者的答复是,截止到目前的时间点,佳能还没有掌握具体的政府支援或补助政策信息。不过,各地工厂都会和当地政府部门保持紧密沟通,与各地政府部门一起,为早日恢复正常工作状态做出最大的努力。

  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近日表示,世卫组织认为中国的疫情防控很出色,反对任何针对中国的旅行、贸易的限制措施,同时也认为来自中国的信件包裹是安全的。“我们完全有信心、有能力打赢这次疫情防控阻击战,也相信处于全球供应链各环节的政府和市场主体,会为来自中国的商品、服务提供更多的贸易便利。”

  记者了解到,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人民银行和银保监会已经制定好相关的财税和小微企业融资政策。

责任编辑:李昂

 

相关文章:

CopyRight 2006 2018 丹迪新闻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