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 > 正文

互联网产品下沉抗疫一线:提升了效率,但落地也不易

丹迪新闻网 时间:2020年03月15日 20:05
互联网产品下沉抗疫一线:提升了效率,但落地也不易

2月3日,蒙牛便复工了。作为生产型企业,其产线上有大量的人员聚集,在疫情时期,必须保证每位一线生产人员健康。

蒙牛有4.5万名员工,其中全国80万个终端门店和56个工厂拥有3.8万员工,每位员工的健康状况都需要实时掌握。而且,工厂正常生产还需要上下游配合,一些合作伙伴也受到了影响,必须要和他们沟通生产进度。

2月3日起,每位蒙牛员工都要通过公司钉钉群中的健康打卡上报自己的健康状况,一旦有健康异常,公司就会马上预警。

蒙牛集团副总裁张决告诉界面新闻,在工厂和供应链端,蒙牛也用钉钉开展一些订单管理的尝试,还在考虑在销售前端通过钉钉对导购和物流人员进行任务下发和行为管理。

通过技术手段快速掌握数万名员工的身体状况和供应链上下游的情况,被蒙牛管理层认为是全面恢复生产的基础。

除了企业复工,其实很多机场车站以及居民社区管理都已经用上了最新的技术手段,比如用人工智能拨打回访电话,减轻一线社区工作人员的压力。在这些技术应用背后,很多互联网公司贡献了自己的技术力量。

技术就是效率

很多企业和社区的一线防疫人员都感觉到了防疫任务的繁杂,最直接的就是每天要对成千上万名人员进行健康状况统计。

在汪晓霞所在的上海联洋社区居委会辖区内,有3个小区近2000户常住人口要登记信息。从大年三十开始,汪晓霞就开始统计社区人员的健康和行程信息。居委会的8个工作人员全部到岗,由原来的一人值班变成多人值班。

最初,在疫情爆发初期,社区工作者们需要统计居民们是否去过武汉,随着疫情的进展,电话寻访的重点变成了湖北、温州直至后来疫情严重的7省14市。

每一次变化,对汪晓霞这样的社区基层来说,意味着成倍的电话寻访和Excel统计表,她常常在一天甚至半天内就要统计好辖区内的数据更新,有一半以上的时间都在打电话、写表格。

此外,汪晓霞还要上门对这些人进行测温、询问以及统计和发放口罩预约号,居委会的工作时间是早上八点钟到晚上五点,但2月以来,她常常和同事一起加班到晚上八点之后才能做完指定的工作。

后来,人工智能解决方案公司小i机器人为汪晓霞所在的居委会提供了电子呼出系统。小i机器人的技术员每天设置好电话寻访的问题,系统拨给所有名单上的住户,电话回访数据会以Excel表格的形式反馈给居委会。

汪晓霞告诉界面新闻,这个系统可以在10分钟内完成联洋社区工作人员半天的工作量。

同样,因为技术手段的应用,上海机场工作人员汇报所有旅客的体温数据所花费的时间从原来的多小时汇报变为实时汇报。

上海机场用企业微信搭建体温统计应用,现场统计人员可以实时将相关数据信息填报至企业微信后台,实现数据自动汇总和统计。

北京清河火车站还应用了一套由百度开发的AI多人体温快速检测解决方案,用非接触且无感知的方式测温,系统会对体温不正常的人员发出预警。

春节期间,清河火车站高峰期日均客流量可达到3万人次左右,传统额温枪测温速度慢,容易引发人群拥堵,增加交叉传染的风险。AI多人体温快速检测解决方案,可以完成3-5人/批次的面部温度快速检测,发现体温异常人员进行预警,让人工通过额温枪进一步排查。

据界面新闻了解,腾讯、阿里巴巴、百度、搜狗等多家互联网公司都为抗击疫情和复工复产提供技术支持,提供疫情实时动态、患者同程查询等信息服务,人员健康监测、数据统计服务,以及远程办公技术支持。

根据腾讯公布的数据,疫情期间,腾讯正在支持超过30个省和100多个城市开展疫情防控工作,已上线超过40款疫情服务相关小程序。

而阿里巴巴公布的数据显示,钉钉防疫复工解决方案已覆盖100余座城市,达摩院向政府及防疫机构提供智能疫情机器人外呼服务,用AI替代人工就行疫情防控摸排。

不顺畅的落地

互联网公司提供的技术很大程度上提升了防疫的工作效率,但并不是所有的技术手段都能顺畅落地。

一线防疫人员不买账就是个大问题。

数据安全是首要考虑的问题。上海静安区某个中型小区的物业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在疫情发生后,很快有人上门兜售以网址链接统计人员流动信息的解决方案,但出于安全考虑,该物业没有采用。

物业人员表示,“现在小区住户的信息只有物业和居委会有,我们担心接入了第三方链接进行人员登记,会把住户的信息泄露出去。”

居委会也有类似的考量。上述社区所在的和乐居委会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他们未采用数字化手段进行居民进出登记的原因在于,辖区内不同小区的物业管理手段并不相同——有的是小区自主管理、有的则是委托第三方进行管理,如果要从居委会的层面施行扫码填写进出记录的管理方式,居委会还要面对小区数字化程度不同带来的管理困难,这其实是增加了一线人员的管控工作。

而对于那些数字化程度较高的小区来说,即使物业自主研发了人员流动监控系统,也并不是所有居民都能接纳。

南京紫金东郡的物业由苏宁集团旗下江苏银河物业负责,疫情发生后,银河物业很快施行了机器人外呼的手段进行数据采集,还上线了苏宁E家社区管理系统,以二维码扫描的方式控制进出。但管理运营部王举亮透露,对于物业想要上线的小区车量定位监控系统,不少居民表示抗拒。

为了防控疫情,银河物业已着手研发二维码定位车量系统,研发的初衷在于疫情期间,对于小区车主在外的行程,门岗需要一一核对,每一次进出都得手写表格。

银河物业想要获取车量定位来取消表格填写的工作,但这样的手段似乎并不受现有业主们的欢迎,许多人不希望自己的私家车行程被其监控,宁可选择在门岗填写部分信息的方式配合抗疫。

即便在居民们频繁出入的药房连锁店,数字化似乎也不似想象中那么普遍——疫情发生后,益丰大药房作为企业微信的客户,开始使用企业微信的标签功能为顾客打标签,进行微信群的口罩预约和售卖。

界面新闻记者走访多个益丰大药房后发现,许多药房还没有来得及在微信群中进行分发,口罩就已被哄抢一空。预约制上线后,药房店员们根据居委会的需求供货,已经不能直接卖给消费者了。

但某处药房店员透露,即使是大连锁品牌如益丰大药房,往往推行的也是一店一运营的制度。即使公司总部用上了企业微信的大数据处理系统,对于单个的药房来说,平时的工作并未和公司联网,因此他们也并不能使用这个预约功能。

在这次疫情中,互联网技术和产品都展望出了其便利和高效,但也遇到不少现实性难题。在抵抗这场疫情的种种努力中,互联网切实地给一线带去了帮助与思路,但对于开发人员来说,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相关文章:

CopyRight 2006 2018 丹迪新闻网
Top